从2月中旬开始我这边管控,由于身处古镇旅游景区,这边的管控策略是封闭小路口,在大型出入口设置人工检查站,凭证通行。
回想了一下,年前最后一次出门是1月23日“武汉管控”的那一天,当时上海还没有受到疫情影响,但是路上的人基本都佩戴了口罩,之后一次出门是在大年初三,上海部分餐厅营业,其他餐厅小饮食店基本都闭店。
节后第一次出门是2月10日,上海市全面复工的第一天,我这里依旧正常通行。戴口罩上班,进入公司量体温登记,办公室消毒。2月12日公司通知执行“错峰上班”意思就是只要能维持公司正常运转,尽量最少的人来公司。2月13日情人节前夕,我出了一趟“远门”到了上海昔日最繁华的地段——南京路,当天原本计划的是直接去魅族在上海唯一的一个售后网点维修手机,但是阴差阳错的到了南京路,坐地铁过站到了南京东路,所以下车转了公交。

未完待续...

Last modification:April 9th, 2020 at 03:23 pm
如果觉得我的文章对你有用,请随意赞赏